恶人役。

“俗世啊。”

专门扔原创的号。
我是结城红,别的没什么好说的。

[银爵x你]凄寒

银爵X你。
走原著向。
没那么甜。OK的话↓。

  那位大赛第三的银爵。

  通过流言蜚语你可以得知。他不仅独来独往而且神出鬼没,没几个人能有幸见到他——不如说,大部分能见到他的人都不知道死在哪片荒野了。所以碰上银爵在一般参赛者看来是晦气和一种不幸,毕竟人家可是大赛第三,没点本事的人见上了他只能成他的猎物,紧接着死亡就会把你领走。

  他是冰凉又桀骜的怪物,不晓人间冷暖。他是和你这种层次的参赛者不一样的猎手,仿佛他是一开始就被扔到冰窖里似的,浑身上下只有刺骨的寒气逼人。估计谁要是敢接近他都会变成一尊冰雕吧?

  也只能敬而远之,敬而远之了。

  银爵是残忍的杀手,是没有感情的强者。在你真的遇到他之前,你一直都如此笃定。

  某些参赛者为了赚取积分是不讲什么道德伦理的,而你此刻真真正正体会到了。你此刻因为疏忽大意而掉入了人为挖出的大坑,在暗骂几声真可谓晦气后你发现洞口边站着一帮长着反派脸的参赛者——倒霉了,这一看就不是来救你的。反而是想要趁你处于困境把你干脆利落三下两下干掉的人呀。

  你咬咬牙,本欲同他们来一场痛快厮杀。不料此刻锁链拖行声音打破空气弥漫的双方敌意,银蛇般窜出锁链忽的收了一人性命。这引得洞边其他人目瞪口呆人心惶惶,只能壮胆似的大喊是谁扰他们好事。

  只有一声轻蔑的轻哼作回应,那声音倒是清冷的很。而那个不速之客估计认为的确是没有必要隐藏自己,渐渐伴着身边招摇的锁链缓步而来。——好了,那些人一看见他就慌乱的查看他的积分,结果引得他们阵阵哀嚎:“是银爵!是银爵!”你浑身打了个哆嗦,这是那位大赛第三……死定了,死定了。但你还是出于好奇地昂着头想要看到外面更多光景,目光猝不及防和银爵那对银色眸孔撞个满怀。

  那狠戾,是被打磨到没有任何罅隙的金刚石,是锋利的刀刃,是能够一下洞穿心脏的子弹。如果不是那些人对银爵更难杀死,你甚至会觉得下一秒银爵手中的锁链就会直逼你面门。不过幸好,但让人窒息的对视只有一刻,他没多注意你,或许觉得你不值得刻在他的记忆里。不过他身上的压迫感着实让你觉得心脏被对方攥个紧紧,立马就会变成一滩子血水。

  银爵战斗起来完全是单方面碾压,那些人刚发出惨叫就成了冰冰凉的尸体。此刻你的脑子里满是恐慌,你开始想要逃出洞去,想要逃开,不想成为银爵的下一个目标。可你又做不到,不是因为你的能力达不到,而是即使出去了也是一种自投罗网,面对这种修罗武神还怀揣逃命这种天真希冀……太可笑了吧。

  没过多久洞外就连惨叫都听不到了,你清清楚楚的看见银爵是怎么干掉那些人的。你脑子里浮想联翩,自己也会遭受一样的命运吗?

  银爵什么都没说。你什么都没敢说。你看着他的侧颜和白衣染着鲜血,心想那血是否还留着余温?

  他的锁链刹那间向你袭来,你放弃了抵抗,抵是静待自己的死亡……尽管心存不甘。

  结果你身上被锁链缠绕,一阵剧痛后你双脚离地被锁链轻而易举扔出洞外。还划了个漂亮的抛物线。你还没缓过神来,锁链就以更快的速度抽了回去,你吃痛地撑起身子。

  这是什么走向?银爵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回望向银爵,但不敢看他那对透着寒气的眼。而他只是站在那里,站在逐渐消失的参赛者之中,站在一片血泊中缄默不言。

  他双唇似乎动了动,却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你只能从口型判断出来他说了什么。

    走吧。

  你愣住了,想说什么结果没说出来。难以置信的盯着他,还是没有看他的眼睛。他的唇又动了动,你竖起了耳朵。
 
  “滚。”

  那是极狠戾的两字,你的脑子骤然清醒。摸爬滚打着地疯跑出去。在那之前你总算鼓住勇气瞧了一眼他那对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说不定能看到什么呢?你已经无法抑制这种胡思乱想。

  那是令人心痛的凄寒。

  此刻你才发觉,他饱受人间之苦。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