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役。

“俗世啊。”

专门扔原创的号。
我是结城红,别的没什么好说的。

这是第几万次的实验了。

从躯干到内脏,再到大脑的构造,这一切都在前人的逝去中得到了经验。被制造成十二岁少年模样的第62415号实验品在莹绿色的试验液中半睁着眼,粉红色的眼眸冷的彻骨。他身上插满了管子和各种传导装置,保证他的每一个心跳和呼吸都在隶属于结城家的那些科研人员的预料之中。然而实验品的目光仍旧冰冷,仿佛神俯瞰万物生灵般的傲慢。

但他是活在试管和实验皿中的神。

“各项数据均稳定,生命体可以在外界生存。”为首的年轻科学家轻声暗示周围人,生怕实验体听到这一句宣告他自由来临的实话。

但实验皿里的人还是听到了这声如蚊蚋的话语,用纤细过分的手逐一拔掉身上的试管和各种装置。且露出了愚弄般的笑脸,抵是轻轻将手掌摁在器皿壁上就让其瞬间龟裂。那可是比防弹玻璃还结实的合成产品啊,科研人员有点痛心的想。

试验液撒了一地,浑身惨白的实验体缓步从缺口处不紧不慢地挤出身子。湿漉漉的白色卷发遮住眼睛,有几个人大着胆子上前给他披上一块粗布遮身。他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不满或感激。

“第62415号,结城红。”
“你是为代号「永生」的计划而制造出的第二号执行人造人。”

年轻的科学家朗声宣读他手中的文件,看着姓名为结城红的实验体逐步走到他的面前。人造生命体身上只有艳粉色的双眼有着颜色,其余地方都是绝无瑕疵的白。好像他是突降人间的天使。

“……”结城红罕见的沉默一阵,笑的令人胆战心惊。他虽然才真正诞生不过几分钟,但实力绝对能够轻松碾压在场的每一个人。想到这里科学家就有点背脊发凉。

“你的意思是,叫我协助你们的计划?”

“……是。”

“那你给我听好了。”他身侧有黑魆魆的黑影涌动。

“不是我要协助你们。”

“而是你们要帮我完成伟业。——现在,请为我的诞生跪拜吧。既然你们执意要制造‘我’ 。”

他抬头,眸里的冷沉逐渐转为杀意。傲慢无礼但不容置疑。没有植入过多情感,未被教导人性,怠于与人建立关系——因此才更为高不可攀。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