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役。

“俗世啊。”

专门扔原创的号。
我是结城红,别的没什么好说的。

[is英灵设]灾厄

我即是灾厄化身。

血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着,黑发的从者只是漠然站于尸骸之间,手中原本令人望而止步的巨斧重新变成两把轻巧的匕首。他眼睛里单单只剩下能够铺天盖地的迷茫和空洞,里头什么都包含不下。头脑里也只剩下单一的“执行命令”和“杀死敌对方”这种过于纯粹而又没品的想法。

而同他一起行动的另一位从者则显得更有神采些。伤势和消耗均较为乐观的白发剑士,在发觉队友的过分沉默后颇为担心地上前问候。被问候的暗匿者满脸不耐烦,连平日在其他从者和御主面前特意装出的轻浮都懒得维持。

“与其在这里为我费神,还不如专心看看还有没有敌对生物。Ignite。”
“……”

即使是念到他的名字也是如一的冷淡。不过他分明只剩举起匕首勉强防身的体力,魔力固然顺着迦勒底来到时代距今遥远的特异点成为从者充实的后盾,可这也无法使情况有着明显的好转。毕竟这时他们两人共同的御主已不知流落何处,他身边自然也有其他从者保障安全,可他们两个却被抛在这鬼地方和各种敌对生物奋战。这时Ignite走到他身边,同时窸窸窣窣的声音传过来。

属于强大幻想种的低吼一同来临,那生物移动时裹挟的风也相当有力。——那是龙,这不用置疑。龙翼龙鳞都是货真价实,口中喷薄而出的空气也都是滚烫的。庞大到有区别于之前那些他们所斩杀的杂兵的体型,也倒是足以证明它的棘手程度也是翻倍的。现在它在离地面几米上方的低空冷眼瞪视两位从者,引得Solomon,这位生前靠暗杀和欺诈成名的刺客稍有些背脊发凉。

在他们都僵持着时,还是那条龙打破寂静突然俯冲过来,龙爪和骨翼一起袭过来。Solomon心里只犹豫了一下遂义无反顾抢在Ignite出招前,用那两把显得分外渺小的匕首刺向龙的双眼。于是血也是在一刹那间染红视野,滚烫的龙血和从者的血混在一起交融到不分彼此,倒是有他生前被杀时的几分壮烈了。

——事实上,正是这样的惨景。
——正是过分的悲惨和冤屈不得伸张,他才会站于此处。

而曾有幸目睹他消亡的人,正巧又一次看着他被那条龙瞬间击飞出去。再一次地看着他身为从者消散成乌有,连一句话都未曾吐出。

空气中只有血味和将死者自己的冷笑声,生者自知死亡不可逆转,只好咬着牙举起剑。





——
“当初你为什么要上去?!你分明知道你只会被打回迦勒底!”
“只是为了让你更好的战斗而已。我替你挡一刀,你就不用受无谓的伤。你看,反正我们都是消耗品,只要能达成目的就可以了。生命也是无限的,为了有益的目的而牺牲不是皆大欢喜。”
“……”
“……以后别这么说了,也别那么做了。”
“随便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