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役。

“俗世啊。”

专门扔原创的号。

闻人绿羽摸不透结城红的想法,被这个法外狂徒强制性带到他的实验室时他便察觉到这点。他活着不为其他,只为那个偏执又美好的乌托邦式的阴谋。他生来即是最有力的武器,言语为刃和毒药,躯壳是不可摧毁人造金属。

他杀人时浑身是血,一边尸体被嗡鸣不止电锯切割至血肉模糊,他虽瘦弱不堪但能用那对纤细惨白的手操弄电锯乃至被誉为杀人狂魔的称谓。可今天这位杀人狂行凶后面上表情竟比寒冰还冷,连讥讽都不复存在。然后他转了头,说快点把尸体处理了,他赶着回去洗他最钟爱的白大褂。眼眶中粉红色刚玉宝石带着锐意。

闻人绿羽怔怔说:“好好好。”遂麻利地抱起尸体塞到麻袋里并扎紧袋口,身上米黄色外套染上铁锈红。

这时结城红拖着电锯准备从阴暗小巷走上街道,闻人绿羽失声叫道你又突然发什么疯。结城红的面容早已是一张行走的通缉令,头颅价值连城。而他现在居然想带着一身死者的血走上街头?他那颗装着一堆天马行空的聪明脑子肯定是卡壳了。

此时杀人犯开了口,目光哀怨如怨魂,嘴里发狠的咀嚼着一番话:“不要盯着太阳看,阳光致盲。也不要盯着月亮看,它美的使你发狂。你看,现在连死亡都救不了我。”

他上了街,对每个胆敢接近他的人挥锯相向。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