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役。

“俗世啊。”

专门扔原创的号。

应该是个英灵Paro设定下的银爵(?)

一个群群戏用到的人设,私设比较多而且对从者爵的过去有遐想(……)是建立在原著上的二次创作。属性什么的都是瞎设定的,在GM的各种提醒之下才改好的人设。毕竟我没怎么玩过FGO(……)

————从者————

真名:银爵

年龄:十八

性别:男

外貌: 瞳仁银白甚至在黑夜中都能显现出奕奕光彩,而巩膜却是实打实的漆黑一片。银白碎发安详在脖颈处停止蔓延,整张面孔姣好但没有半点弱气,表情通常苦大仇深桀骜不驯满目皆是肃杀之气。皮肤黝黑而身材算是健美,小腹上的八块腹肌足以看出平时锻炼的刻苦。衣着通常是白色上衣外套,用料少之又少而使腰部和腹部完全露出。其上又有蓝绿条纹作为点缀。肩上有着白绿相间扣环,臂上蓝绿绷带绑的厚实同样厚的露指手套看上去更像是拳击套一样。

性格:阴沉而坚忍。不喜喧嚣和人多纷杂的地方,更喜爱一个人独来独往独自战斗。是个战意盎然而且倘若被要求攻击对方就绝对不会保留一点实力的人,心心念念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饱满的状态打败敌手。心中似是有不得不去实现的目标和执念以至于这份执念能够一直支撑着自己一往无前。耐性出乎意料的好,在曾经几乎没日没夜而且过度的体能训练中也在磨砺自己的意志因此才能把无用的狂傲剔除。但在骨子里融不去的是戾气和傲骨,所谓本性难移便是如此。
对主人暂且保持着绝对忠诚,一般来说只要不是尤为过分的要求全部乐意代劳。

特征:周身常常有其上从纹着白色的像是大地龟裂痕迹一样的条纹的黑色唤器之中落下的漆黑锁链环绕,同时自身漂浮其上。

生前背景:生活在一个以“渴求神的原谅”为主要核心的流放民族,跟随族群漂泊同时不料遇到天灾人祸族人均在一场几乎是神迹的大火中丧生。虽然很不可思议但似乎活下来的唯有自己一人。
在此之后便就开始为继承族群和寻找当年灾难的幕后而不懈努力,以反驳这世界的不公而成为名噪一时的英雄人物。
随后就被当代君王所叫去,被那里的人民当作英雄膜拜,被所有人礼仪相待。
但在中途时候所有人兵戈相向,毫不留情的把矛头转向自己。而自己则在吃惊中忽的缓过神来浴血奋战。殊不知那些不过是被逼迫和欺压的平民。真正事实是国王生怕自己势力强大而纂权因而间接把自己送入坟墓。
转瞬间便被冠上屠杀者的头衔。被君王以这种名义给公开处刑。
在处刑台上凝视刽子手的片刻,只是大喊着凭何神要如此玩弄他人命运。

擅长:拳击。追逐。

苦手:迂回战和拉锯战。

想向圣杯传达的愿望是:复兴自己的族群,得到神明的原谅。

备注:喜欢小动物。喜欢吃蔬菜。

职阶:Rider

-*

筋力:A

耐久:A+

魔力:C

敏捷:A

幸运:C

宝具:斗魔天刑 A/述神不公 A+

-

职阶技能:
对魔力:B
骑乘:A

保有技能:
怪力:A
生前通过对常人来说几近是折磨的锻炼中练成的怪力。可以很轻易的击碎砖头啊墙壁啊等东西,同时还可以把路边的树拎起来当棒子使用。根据物体重量相应的消耗魔力。

杀意感知:B
作为流浪者遗民在尸山血海中锻炼出的特殊能力,形似于第六感,能够进行粗略性的感知探索。
提升受身技的触发率和侦查能立。
——宝具——

宝具名:斗魔天刑/述神不公

等级:A/A+

种类:对军宝具/对城宝具

距离:离自己五六米的范围均会被波及。/以自己为圆心半径十米内的人和地区都会被波及。

最大捕捉:20人。/50人。

魔力消耗:使用一次大约会废掉三分之一的魔力。无法连续使用,冷却时间半个小时。/大范围的使用一次会浪费二分之一魔力。可再次使用,但攻击范围逐渐减少五分之一。

宝具介绍:纹着白色的像是大地龟裂痕迹一样的条纹的黑色唤器在手上极速旋转,可产生巨大的破坏力同时周边环境也会被波及到。/通过召唤多个黑色唤器中的漆黑锁链而形成大范围攻击,破坏范围比起斗魔天刑更广同时束缚力也更强。

评论(6)

热度(19)